Ctrl+D收藏此页 下賤的淫奴妻(財經系的系花) [6/8]

不知為什麼,我們說話時都有意無意的避開對方的眼睛,想想真是可悲,我和她八年的夫妻,十幾年的感情,到現在卻連彼此面對都感到困難。

屋裡的氣氛一時間變得有些尷尬,我們倆誰也沒有說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過了好一會兒,還是我先說道:「我們談談吧。」

「你想談什麼?」妻子低頭咬著唇,語腔微微顫抖。

我示意她坐到對面的沙發上,她的樣子很憔悴,臉色蒼白也沒有化妝,淚眼汪汪像是哭過很久的樣子,我強壓住自己心痛的感覺,緩緩說道:「琳,我們相識這麼多年了,做夫妻也快十年,我想有什麼話大家都能攤開來說,你也不是小孩子,我相信你知道自己做的事會有什麼後果。」

妻子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卻仍然低著頭沒說話。

「我也想通了,這件事我不怪你,你有權利選擇自己的生活,也許我們兩人在一起太久了,你對我已經厭倦了,或者說你根本就沒有愛過我,當初和我在一起只是年少衝動……」

「不,不是這樣的,我沒想過要和你分開。」妻子突然低聲打斷我,眼淚一下子流了下來。

「現在說這些都沒用了,你不用向我解釋,我想沒有哪個男人能忍受這種事,你今晚準備一下,明天我會找個律師,咱們把離婚的事辦了,家裡這些年的積蓄也有不少,但沒有你的支持也不會有今天,我不想否認這點,所有的家產我們平分,房子留給你,但女兒得歸我。」

我說完就想起身離開,妻子卻一下從後面抱住我的腰,失聲痛哭起來。

「不,我不要離婚,老公,我知道對不起你,但請你看在妞妞的份上,就給我一次機會吧,求你了。」

我想拉開妻子的手,但她抱的非常緊,似乎怕一鬆手就會失去什麼似的,我一時半會還真沒有辦法,這時又感覺到妻子豐滿的乳房緊貼在我背上,軟綿綿又彈性十足,沒來由的突然想起她被X濤吊綁在空中,用可樂瓶子虐乳玩弄時,那兩顆大大的乳球來回晃動的樣子。

我的心裡頓時有一種說不出的痛心難受,冷冷說道:「你不用求我,還是去找你的小情人吧,我也沒辦法滿足你變態的需求。」

我的話像把刀刺中了妻子的要害,她一下子愣住了,抱緊我腰的手也慢慢的鬆開,我轉身看見她一臉的羞愧,原本蒼白的臉此刻卻憋得通紅。

我隱隱覺得自己的話有些傷人,想要說點什麼最後還是冷哼一聲,轉身去了客房,那晚我聽見妻子在客廳一直抽泣到深夜。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出門了,到律師事務所找了個相熟的律師,按照我說的條件擬了份離婚協議書,律師告訴我如果女方不同意協議離婚的話,法院要等半年才會判決,末了又神神秘秘的表示能想辦法幫我多爭家產,話裡話外還透著可以幫我轉移家產的意思,我冷冷的看著那興奮過頭的律師自說自話,一直到他自覺沒趣的住口。

隨後我開車去了妻子的銀行,打聽到X濤和妻子都沒有來上班,又去了X濤家裡一趟,還是沒人,後來就把車停在他家樓下等,一直等到天黑也沒動靜,我想也許就像靜說得那樣,這小子是個只會騙女人的軟蛋,真的已經跑路跑回老家了。

後來覺得這樣等也不是辦法,我就開車回了家,打開家門發現妻子已經把女兒接了回來,小傢夥一見我就親熱地跑上來,纏著我又親又抱的,妻子已經做好了飯菜,我只好強裝起笑臉,一家人一起吃飯,隨後又陪著女兒玩,有女兒在一旁,我找不到機會把協議書給妻子,心想等女兒睡了再說,可到後來見到女兒和妻子親暱的樣子,尤其是女兒那張無憂無慮的笑臉,我突然有了一絲猶豫,覺得鼻子酸酸的,妻子似乎也感覺到了什麼,哄著女兒睡下後,乾脆就陪著女兒睡了。

我沒有機會把協議書交給妻子,想了很久把它放在了妻子的梳妝台上,我想她看見後會明白的。

此後幾天,我白天都在妻子的銀行和X濤家盯著,但X濤像是人間蒸發似的,沒有再露面,妻子這幾天也是向銀行請了假,沒有去上班,我心裡憤懣的想,這對狗男女倒像是約好了似的。

這一天又在X濤家樓下守到了天黑,百無聊賴中我摸了摸衣袋,摸出一張紙片,我想起這是靜寫給我的,心裡升起一個念頭,找不到這小子的人,何不找的他女友,先給他戴幾頂綠帽再說,順便再打聽一下X濤的下落。

我拿起手機撥了靜的電話。

「喂,找誰?」靜的聲音在電話裡響起。

「X靜,想要拿回你的那些照片和光盤,馬上到X濤家樓下,我在這等你。」我故意做出冷酷的語氣威脅說。

「X哥嘛,你要找我不用這樣,那次以後我其實挺想你的,等我。」靜在電話裡銀鈴般的笑起來。

我無語的掛上電話,每次和這女孩較量,我總有一種失敗的感覺。

半小時後,靜坐著一輛的士車過來了,她今天穿了一身白色的連身裙,裙擺很短,半截雪白的大腿露在外面,腳上蹬著一雙同色的耐克鞋,肩上搭著一個韓風的休閒挎包,全身上下顯得青春動人,在黑色的夜裡就像一個白色的精靈。

靜一點沒有拘謹的樣子,拉開車門直接坐在副駕上,一股清新好聞的香水味飄入我的鼻孔。

「X哥,你終於想起人家了,嗯,煙氣好悶。」靜自己伸手將車上的空調打開,又搖下車窗換氣。

「我找你是要問你,X濤究竟躲到哪裡去了,他老家在什麼地方?」我熄滅手中的煙,板著臉問道。

「就只是問這個,沒有別的?」

「沒有。」

「那我可以告訴你,我不知道,至於他老家,我只知道他是黑龍江人,具體哪個地方我也弄不清楚。」靜很乾脆的回答我。

「你是他的女朋友,你不知道?」我凝視著靜的眼睛一字一字的問道,想從她的眼神裡找出哪怕一點的慌亂或膽怯。

「女朋友!我只不過是他的玩物而已。」靜絲毫沒有迴避我的眼神,淡淡的話語間,有那麼一瞬,她的臉上閃過一縷淒然的笑。

我一時無語,靜馬上又回復了一貫精明狡黠的樣子。

「還有什麼要問的?」

「沒有了,我送你回去吧。」我頹然的說道,原本想要玩弄她想法也沒了,反而覺得自己那樣對她有些過分,其實她也同樣是個被人玩弄的可憐女孩罷了。

「你的那些照片和光盤我今天沒帶身上,明天我會還給你。」我發動了汽車。

「沒關係,你可以留著自己欣賞,只要不外傳就行了。」

車子行了一段,靜突然說:「我不想回家,陪我去一個地方吧!」

靜指引著路讓我將車開到郊區一片僻靜無人的湖邊,月色下的湖面波光粼粼,湖前的一片淺灘頗為平整,風景很好很安靜,是一處情侶談情說愛的好地方,我還注意到,這裡離我們的母校不是很遠。

我見靜沒有要下車的意思,也就陪著她在車上坐著。


「你知道嗎,X濤以前常帶我來這裡,最初的時候,我們坐在一起看星星看月亮(好像某電視劇的台詞啊,自己先汗一個),他會輕輕的吻我,而我總是會靠在他懷裡睡著,每次他都會耐心的等我醒來,那時他的懷抱好寬闊好溫暖,我覺得自己能靠一輩子,但他的手總是不規矩,趁我睡著了就摸來摸去,摸進我的衣服裡,他以為我不知道,其實好幾次我都是醒著的,但我不想動,我喜歡他的手摸我的感覺,很溫暖很舒服,我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滿足,直到有一次,他發現我的下面很濕,知道我是醒著的,就把我壓在草地上,我根本沒有力氣推開他,甚至連看他一眼都覺得害羞,那是我的第一次。」

靜喃喃的自語著,臉上罕見地露出害羞的模樣,她回憶的話語同樣觸動了我的心弦,我想起和妻子戀愛時,她同樣喜歡靠在我懷裡向我索吻,而我撫摸她的身體時,她會害羞得將美麗的俏臉深埋進我懷裡,一動不動的任我大逞手欲,我第一次得到她的處女身時,她也是那樣的羞澀,連睜開眼看我一下都不敢。

「後來我們就常常在這裡幽會,每次都很纏綿,他總是會要我,我也願意給他,他進入我身體時,我感覺是那樣的充實,那樣的快樂,我想自己以後會嫁給他,給他生孩子,我常常會想著我們的未來一個人偷笑。」靜仍然自顧自的說著。

「有一天他帶了一根繩子來,他用繩子綁住我的身體,綁得很緊,然後讓我跪在地上,他在後面狠狠地操我,我的手也被綁在背後,我的臉只能貼著草地,那些草尖戳著我的臉發痛,可我卻很興奮,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一種不同以往的興奮,似乎連感官都變得更敏銳了,他每

次插入後龜頭的堅硬,他小腹肌肉用力時的顫抖,我都能感覺到,那一次我的高潮前所未有的強烈,到最後我已經意識不到其他東西了,就是全身顫抖著高潮,一波接一波的高潮。」

靜說到這裡停頓了一下,轉頭瞟了我一眼,我注意到她臉上害羞的神情已經不見了,語調也不再是那種喃喃的自語,而變成一種很平靜的述說。

「那晚之後,X濤總是先要綁住我才會操我,他的手段也越來越變態,帶來的東西越來越多,他用皮鞭抽打我的身體,剃掉我的陰毛,用各種東西捅我的下身,用夾子夾我的乳頭和陰唇,有時候我覺得受不了,向他求饒,他卻更加興奮,強行綁住我,用那些東西強行讓我高潮,慢慢的我開始喜歡上那種感覺,那種被束縛著不停高潮的感覺,它比正常的性愛更羞恥、更激烈,更讓人迷醉,也更讓人墮落。」

「那時我想自己既然愛他,他喜歡就隨他吧,何況我確實也有快樂,雖然很羞恥很下流,但畢竟這只是我們兩個人的秘密。可是,有一天他把我赤裸著綁好後,他對著後面的樹林喊了一聲,然後,他玩得很好的兩個兄弟出來了,那一刻我幾乎要嚇暈過去,我從沒有想過這麼無恥的事情會發生在我身上,他們三人有說有笑的,X濤把我的腿扒開,讓那兩個人看我的下身,我就像是他的一件好玩的物品那樣被展示,他一邊扒開我的陰唇一邊述說操我的感覺如何如何,那些下流的語言讓我感覺自己是多麼的下賤,我甚至沒來由的害怕,害怕自己就這樣死去。可是我沒辦法掙扎,也沒有人來救我,因為我最信任的人就是導演一切的元兇。」

「他的一個兄弟說沒見過女人撒尿,X濤便要我尿給他們看,我蹲在地上實在尿不出,他們就用手指掐我的陰蒂,用煙盒紙捲起來插我的尿孔,我受不了那種折磨,最後尿了出來,他們哈哈大笑,說女人尿尿真有意思,我的哭泣和眼淚在他們的笑聲裡什麼都不是。」

「然後他們開始輪姦我,一個在下面吸我的陰唇,一個摸我的乳房,X濤在上面讓我給他口交,更讓我羞恥的事情發生了,我的身體無法自恃,我感到自己的下身在慢慢濕潤,不是給我口交的那人的口水,是我的陰道開始濕了,就像以前和X濤做愛時一樣,我的身體被熟悉的快感喚醒了,說實話,我分不清楚這種屈辱的快感和愛的快感有什麼區別。」

「他們一個接一個的進入我的身體,那種感覺真的很複雜,雖然感覺自己很屈辱很下賤,但體會著男人不同的充實感,男人不同的抽動頻率,我居然可以有不同的快樂享受,我不斷被他們送上高潮,持久的、無恥的高潮

「從那以後,我就常常和他們三個混在一起,雖然我有時會鄙視自己的下賤,但我也確實喜歡這種肉體的享受。」

靜緩緩地說完,車裡一時間出現奇怪的沈默,親耳聆聽一個並不相熟的女孩述說她的性愛史,而且這段性史還有些變態,這種感覺確實怪異,我也不知該說些什麼,而看靜的意思,又是在等著我說話。

「對不起,你的遭遇我很遺憾。」我到最後只能憋出一句很有外交辭令的話。

靜微微一笑,不知怎麼我覺得她的笑裡有種鄙視的意味「你不用同情我,我帶你來這裡,本來不是想說這些的,只是一時感慨,忍不住就沒完沒了了,我叫你來這裡,其實是想讓你知道你老婆最初是在那被X濤弄上手的。」

「你說什麼。」我厲聲喝道,心情一下從剛才的同情憐憫掉進一個憤怒無比的深淵。

「X濤給我說過,他第一次就是在這裡上了你老婆,你的好學弟帶著她的師姐回母校懷舊,然後來這裡看風景,接著就在你老婆的車裡上了她。」

「你,你為什麼要給我說這些。」我惡狠狠的盯著靜,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

「你戴了這麼大的綠帽,我也不想讓你做個糊塗蛋,連老婆怎麼被別人弄上的都不知道,X濤後來還經常帶你老婆來這裡,不過那時你老婆已經和我一樣,是在這裡供他調教的了。」

靜的話像一道道淩厲的霹靂,一句一句的打入我的耳膜,震得我頭暈目弦,我很想忽略這一切,可偏偏她的每個字我又都能清清楚楚地聽到。

「X濤覺得這裡風景好又安全,喜歡帶你老婆來這裡遛狗,你知道遛狗是什麼意思嗎,可不是家裡養的小狗,你老婆就是他的母狗,他在你老婆的脖子上套個狗鏈,讓你老婆全身赤裸的趴在地上,他在前面牽著她沿湖爬一圈,爬完了你老婆還要張開腿撒尿給他看,我聽X濤說,你老婆最喜歡遛狗了,每次爬完下面都濕得一塌糊塗,幹起來的時候也特別亢奮……」

「夠了,不要說了。」我怒吼著,眼睛裡幾乎要噴出火來。

「你不想聽,不代表這沒發生過,我說的都是事實……」

我已經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砰」的打開車門走下車,來到副駕的車門前,拉開車門猛地抓住靜。

「你給我下車。」

靜被我一把拽下車,踉蹌中她的裙子的肩帶散落下來,露出半邊玉滑的肩膀,此時我心裡被一種極端暴躁的情緒左右著,剛才對她的同情自責早已拋到九霄雲外,看見她半露的肩膀就一口咬了上去。

「嗯,輕點——」靜長長的呻吟了一聲。

她身上溫香的氣息更加刺激了我,我想起自己最初找她的目的,那個邪惡的念頭一起就再也壓不下去,我一把抓住她的頭髮,拉得她的頭朝後仰,惡狠狠盯著她說道:「賤貨,這是你自找的。」

靜緊閉著雙眼,急促的喘息著,卻沒有半點求饒的意思。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

共1条数据 当前:1/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 
更多分类
Disclaimer: This site does not store any files on its server. All contents are provided by non-affiliated third parties.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 and is intended for adults aged 18 or over 本站内容不适合中国大陆地区及其他对色情电影管控地区的人群观看,请自行离开。百度地图
2010-2019 - 雨宫琴音大战黑鬼在线播放,萝莉馒头超清,自拍299,紧身裙 在线播放高跟高跟-kcnhm88.top